<cite id="hvft7"></cite>
<var id="hvft7"></var><var id="hvft7"></var><cite id="hvft7"></cite>
<var id="hvft7"><strike id="hvft7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hvft7"><video id="hvft7"><thead id="hvft7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hvft7"></var>
<var id="hvft7"></var><var id="hvft7"></var>
<var id="hvft7"></var><var id="hvft7"></var>
<var id="hvft7"><strike id="hvft7"></strike></var>
再也點燃不了的生日蠟燭
內蒙古新聞網    17-07-26 17:29   打印本頁    來源:凱風網

  又是一年六月初六,是我們蒙古族廟會活動的時間,是個吉祥的日子。但每每看到日歷上的這個數字,卻一次又一次深深刺痛了我的心……

  圖片來源于網絡

  我叫海濤,今年52歲,家住內蒙古阿拉善盟阿拉善左旗,父親是蒙古族,母親是漢族。我是家中長子,有個弟弟名叫海山,1970年6月初6出生,上世紀八十年代末考取市里一所大專院校,而且還是家族里唯一的一名大學生,父母親高興的不能言語,見人就夸,都以弟弟引以為豪,親朋好友都前來祝賀。弟弟大學畢業后,順利地分配到一家國企工作,待遇也很好,父母親開始為弟弟張羅對象。弟弟很好強,不想早早成家,說要好好工作幾年再考慮成家。于是,家里人也就不再勉強。弟弟每周未都要回家,父母親早早就張羅飯菜還特意準備弟弟最愛吃的蒙古餃子。每到六月初六弟弟生日的那天,我都按著漢族人的習慣為弟弟買回生日蛋糕,親自為弟弟點燃生日蠟燭,祈禱弟弟事業有成,平平安安。這個時候也是家里最開心的時刻??墒沁@樣的生日蠟燭沒能點燃幾年……

  圖片來源于網絡

  事情還要從1998年說起,一向戀家的弟弟,回家的次數逐漸少了。父母著急地催促我打電話問問,電話那邊的弟弟總是支支吾吾,說加班,過幾天就回家。我安慰父母,公司事多,弟弟忙,不要影響他的工作了。父母也就不再多問??陕匚野l現弟弟就是回家休息,也是早晨去公園鍛煉,白天躲在家看書,與家人交流明顯減少,與同學朋友交往也越來越少。感覺變了個人似的,更讓人不解的是,吃完晚飯一個人常常躲在房間里不出來。

  一晃又到了六月六弟弟生日的那天,全家照例準備好了飯菜,父母喊了一聲又一聲,不見弟弟從房間出來。我一生氣直接闖進房間,只見弟弟盤著腿挺直腰板坐在床上一動不動,床上還放著一本名叫《轉法輪》的書,我感到奇怪:海山,你在干什么?弟弟說他這是在練一種叫“法輪功”的氣功,這種功能讓人強身健體。我說,什么健身不健身的,快快,快點生日蠟燭,爸媽都等急了。弟弟很不情愿走出房門,嘴里咕咕囔囔說,以后不要再給我過生日了,不要影響我,我還要練功...從那以后,弟弟回家的次數也逐漸少了,常常打電話說單位加班。

  1999年春節前的一天,家家戶戶都在忙著打掃衛生準備年貨過春節。我和父母也整天忙著,弟弟公司突然打來電話,說他不好好上班,再這樣下去公司就不要他了。父母著急催著要我到公司去看看什么情況,我扔下手里的活就跑去,公司負責人說,你弟弟一天練什么功法,自己不好好上班不說,還拉別人練,影響很不好。這不崗位上又不見他的影子了。我在公司里轉尋了一圈,終于在一處倉庫角下發現了正在練功的弟弟,我苦口婆心地勸說弟弟要好好上班,珍惜工作,你是父母的驕傲和希望??傻艿苷f,練法輪功有病不用打針吃藥,練好了還能“上層次、圓滿升天”,那才是我追求的、那才是我的希望。你們就等著看吧!

  圖片來源于網絡

  時間到了1999年6月,弟弟突然病了,臉色蒼白,呼吸困難、說話也有些吃力,父母嚇壞了,急忙叫我送他上醫院??傻艿芩阑畈豢献?,還說病痛是“消業”還債,如果去醫院看病、打針吃藥,之前練的功就白練了,就不能上“層次”了。父母親氣得臉色都白了,“都什么時候了,不要命了。海濤,快背上走!”

  就這樣,我和家人強行把弟弟拉到醫院,經檢查確診弟弟患的是胸積水。大夫一邊從弟弟胸腔里抽積水,一邊埋怨家人怎么才把病人送來,胸腔積水會直接影響到肺的呼吸功能,造成胸悶氣短、心跳加快,極易造成生命危險。最后醫生從弟弟體內抽出了半盆多積水,弟弟暫時脫離了生命危險。過了兩天,又抽出一部分積液,弟弟病情才算穩定。出院時醫生再三叮囑,回去后一定要按時吃藥,注意休息,規律飲食,定期復查,如果不好好配合治療,再復發造成胸膜粘連,影響肺功能,就難治了。

  一晃一個月過去了,也就是1999年7月,國家依法取締法輪功,在家人的勸說下,弟弟答應不再去練功。在父母的精心照料下,弟弟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好,氣色也好多了??墒菚r間不長,弟弟趁家人不注意又拖著虛弱的身體偷偷練功,說功友傳來話,“最后的圓滿”臨近,修煉的人除了師父給消業以外,自己還得還一部分,得抓緊時間修練。這一下子,弟弟又像是打了雞血,一有時間就把藏在枕頭底下的那本《轉法輪》拿出來,念念叨叨。任憑我和父母怎么勸說,他都不回頭。過了一段時間,弟弟又出現咳嗽癥狀。父母讓他堅持吃藥,他偷偷把藥扔了。有一天,弟弟乘父母不注意跑出去找功友交流,回來的路上又被大雨淋著,高燒昏迷幾天,嘴里還不停地喊:“師父、師父……”,家里人送他上醫院,他斷然拒絕。從那以后,他的身體時好時壞,人一天比一天消瘦,有時累一下就氣喘吁吁,還不停地咳嗽,臉色時而發青時而發紫。

  2000年9月3日,是我們家永遠不能忘記的日子,弟弟病情突然加重,胸部疼痛劇烈,劇烈咳嗽、氣促、咳出大量泡沫狀的痰,全身顫抖,四肢發涼...但他還勉強斷斷續續地說:“我不吃藥…師父幫我…‘消業’…‘上層次’…”。最終弟弟因胸積水導致重度胸膜炎、心肌炎等多種并發癥,造成全身機能衰竭,離我們而去。那年弟弟才30歲,全家人悲痛欲絕。

  圖片來源于網絡

  歲歲年年,年年歲歲,又到了六月初六趕廟會的日子,又到了弟弟的生日,可弟弟的生日蠟燭卻永遠不能再點燃。父母佝僂著腰拖著病弱的身子,看著熙熙攘攘的人群,嘴里嘮叨著,仿佛尋找著自己失散多年來的兒子。

  弟弟呀,父母年歲已大,本指望你可以養老送終,可你卻先走了。你離開我們已十八個年頭了,你可知道父母是怎么度日如年的?你更不知道,你是被法輪功害死的,你死的冤啊, “消業治病”那都是騙人的謊言呀!

[責任編輯 劉曉慧]
內蒙古互聯網新聞中心版權所有,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或鏡像。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1512006001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:0507213 蒙ICP證:09003619號
彩平台